那年的情书 庞婕蕾

逍遥 2023-6-21 293 6/21

小鹿大一那年过得浑浑噩噩,几次考试成绩都很不理想,她的目标也不是为了拿奖学金,就是想让自己的成绩单漂亮一点。于是为了实现这个小小的心愿,大一最后一个月,她天天泡在图书馆看书、查资料、静心复习。早出晚归的姿态让同宿舍的人都惊呼看不懂。当时六月的天已经很热了,图书馆有空调,对小鹿来说,既可以温习功课,又可以避暑,真是一举两得,于是去得更勤快了。

抱着一堆书,走进图书馆,会在迎面的镜子里看见自己,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,头发高高地扎一个马尾,肤色白皙,眼神淡定,“很有中文系女生的气质呀”,她心底暗想,又马上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脸红了,怎么可以这样不害臊呢。

走在阅览室里,小鹿会感受到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目光,多半是男生的。她有些不自在,读中学的时候,她每天素面朝天穿着灰暗的校服在校园里穿梭,就像穿了隐形衣一样,无法引来关注,可是到了大学,她会穿上符合自己的气质的衣服,她会弄一个干净舒服的妆扮,居然就有了不小的回头率。也曾得意过,但并不习惯,害怕自己会在众人面前出丑,比如打喷嚏的模样、打瞌睡的模样、啃排骨的模样要是都被那些男生尽收眼底,那该有多糗。

在阅览室,小鹿也收到过男生递来的纸条,但都退了回去。因为,没有一见钟情的好感。而且,她不是太喜欢图书馆作为爱情发生的场所,文弱的男生她不是太喜欢,她更希望是在运动或郊游的时候迎接爱情的到来。

那天晚上九点,离阅览室关门还有一个小时,小鹿抱着笔记本出来了,因为肚子饿,想去吃夜宵。她去图书馆门口的停车场取自行车,却发现自己的自行车和其他车被一把环形锁锁到了一起。天哪,她手心一阵发凉,这可怎么办,这车是借室友的,要原封不动还回去的。学校里丢车事件屡见不鲜,小鹿不敢贸然丢下车自己去吃夜宵。早知道这样,就不问她借车了,从宿舍到图书馆走20分钟也就可以了,小鹿懊悔不迭。

没办法,只能等那个冒失鬼来了。她把二分之一的屁股放在自行车后座上,抱着一堆书看天上的星星,顺便想心事,也在默默地诅咒那个粗心鬼。

等了许久,小鹿的腿上被咬了很多蚊子块,痒得难受,只好不顾淑女形象弯下身子使劲抓,抓得腿上多了好多条红印。小鹿忍不住想骂人了,这个人太没有社会公德了,先是把人家的车和自己的车锁在了一起,然后又迟迟不出现。小鹿此刻的心情可以套用电视里的一句台词:哼,你要是再不出现,那就死定了。可是真的等到那个该千刀万剐的人出现时,小鹿却没有胆量说狠话了。是一个瘦削的但很有运动活力的男生。

“不好意思,锁住了你的车。”他连连举手敬礼。

“我在这里喂饱了几个家族的蚊子了。”小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你总算来了。”

“让你等了那么久,请你去肯德基吃东西吧。”他堆起一脸热情的笑,“就当是赔罪。”

很想一口拒绝他,可话到嘴边又滑了回去,因为她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身上也只有两块七毛钱,和面子比起来,似乎咕噜咕噜直叫的肚子更要紧些!况且,这个人看上去很脸熟,估计也是图书馆的常客吧。为了让小鹿没有戒心,他还拿出图书证给小鹿看,数学系的周,和小鹿一级。

坐在学校附近的新开的那家肯德基,小鹿和他坐在并排的靠窗的座位,可以看见外面的风景,虽然外面天黑,已经没有风景可言,但总比两人面对面坐着无言以对要好很多。小鹿小心翼翼地用平常的二分之一的速度啃着汉堡。用眼角的余光看周,他正专心致志啃着巨无霸,看样子也饿了。

他说他最喜欢吃鸡,小鹿听到这句,两眼闪露异样的神采,就这么一句话,拉近了彼此的距离。他也最喜欢吃鸡,那天晚上,她一直在心里念叨。

如果没有徐嘉铭的短信,小鹿的生活会平静如水。她和周的感情平稳进入第三个年头,偶尔吵架、拌嘴,但过不了一天就会和好如初,他们曾经定下规矩:吵架之后一定要在24小时内和好,不许冷战。谁能想到,在那个初夏的夜晚,会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:“小鹿,有空一起吃饭吗?我是徐嘉铭。”

读中学时候的小鹿是典型的“baby face”,身上不胖,脸却肉嘟嘟的,要好的女生逮着她就会猛掐她一把。别人看着可爱,自己却不喜欢,又矮又胖,就像只皮球,这个惊人的发现让她觉得世界末日快来临了!前座的男生有一天小心翼翼地问她:“你有没有120斤?”小鹿听了差点昏厥过去,120斤是什么概念哪,她真要120斤了,那还不真成皮球了?她用笔袋狠狠敲了敲男生的背,说:“你太过分了。”那个男生吐了吐舌头,扮了个鬼脸说:“人家好奇嘛。”小鹿受了刺激,想要减肥,妈妈一口拒绝,她说读书的时候,成绩最重要,等到了大学,身材才慢慢变得重要起来。可小鹿清楚知道,女孩子的身材在任何时候都很重要,因为获得赞美和回头率永远是女孩子最受用的保养品。据说,班里漂亮的女生通常都会成为男生晚上熄灯后卧谈的话题,而帅气的男生也通常都是引起女生大分贝尖叫的目标,比如徐嘉铭。

徐嘉铭是一中校园里唯一一个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喧哗的男生。他拿过奥数奖,他拿过国际发明奖,他得到过全国十佳好少年的称号,他的名字和照片上过大大小小的报纸,这些都不足为奇,最让人脸红心跳的是,他在高一校运动会上拿过100短跑冠军,迎风而跑的样子迷倒众人,从此就多了“风一样男子”的封号。他也曾在校艺术节上作为学校“四眼”乐队的主唱让全场为之疯狂。他优秀得让人窒息,却又那么真实的每天出现在校园里。

小鹿和寻常女生没什么分别,自然也会迷恋他,常常没事就在走廊里走来走去,期待着和他的不期而遇。其实,真要相遇了,估计徐嘉铭也不会注意到她,她实在过于普通了。可小鹿还是坚持每天在走廊里游荡,对外宣称“日行8000步能减肥”。

和徐嘉铭有交集是在高二学农的日子。那个星期,每天乘坐大巴士去森林公园锄草。小鹿没干过锄草这样的活,拿起镰刀来别别扭扭的,而且一边和身旁的女生聊天一边干活,一心二用的后果就是她的手不小心被镰刀割破了,虽然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个伤口,可十指连心哪,痛得她眼泪横流,身旁的女生尖叫起来,老师和同学闻讯赶来,包括在附近干活的徐嘉铭。老师身边没有药箱,徐嘉铭挺身而出拿了矿泉水冲洗小鹿的伤口,然后又拿出邦迪创可贴帮她贴上,温柔而细致。小鹿看着他流汗的脸,看着他专注的眼神,忘记了疼痛,心里扑通得厉害。就是那么一个瞬间,让小鹿深深着迷。她着迷的原因比寻常女生多了一条,那就是那么那么那么优秀的徐嘉铭曾小心呵护过她的手指。

听说曾经有人去向徐嘉铭的妈妈打听他们家的菜谱,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吃成一个天才。徐嘉铭的妈妈说,徐嘉铭最喜欢吃鸡。于是全校同学的爸爸妈妈也都逼迫自己的孩子吃鸡。小鹿的妈妈一样望女成凤,变着法子让小鹿吃鸡,鸡翅、鸡爪、鸡大腿,椒盐、红烧、泡椒、糟卤,一样样弄过来。小鹿和别的同学不一样,他们听到鸡就叫苦连天,唯独她却从此爱上了鸡。

可是似乎在那次受伤事件中,小鹿把她和徐嘉铭的缘份都用尽了,他们再也没有交集,直到毕业。想想毕业以后很难再见到徐嘉铭了,小鹿就伤心得要命,徐嘉铭去北京了,被Q大提前录取了,所有专业随他挑,他挑了汽车专业,说是喜欢。小鹿在高考结束以后酝酿了所有的情绪写了一封长达8页的信,可最后又把厚厚的一沓纸从信封里拿了出来,只在一张小卡片上写了一行字,去邮局寄了挂号信。毕业典礼那天,看到门卫处的黑板上写着“徐嘉铭,挂号信”的字样,小鹿乱激动了一把,因为她在卡片上约了徐嘉铭在毕业典礼的第二天中午去吃肯德基。

可是,徐嘉铭没有赴约。

和徐嘉铭的见面让小鹿整晚失眠。

她收到徐嘉铭的短信后愣了半天才回复:好的,时间地点你来定。她都没问他到底是不是那个全校风云人物徐嘉铭,她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。这些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穿什么去见徐嘉铭呢?她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小胖妹了,身材匀称,面容姣好,周经常会唤她小美女。可一想到是去见少女时代的偶像徐嘉铭,小鹿就变得超级不自信起来。天色已晚,商场的大门应该差不多要关了,买新衣服已经来不及了,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衣服都从衣橱里拿出来,一件件拿在身上比划,看哪件更合适。最终确定穿一条淡粉色的钩花连衣裙,花木马牌子的衣服一直都是小鹿钟爱的,穿在身上特别女孩子气。她不喜欢太过成熟的打扮,因为和自己的心智不符合,也许是少女时代的自己太过暗淡了,她现在很想重新过那段日子。

折腾到12点多睡下,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不知道徐嘉铭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,他怎么就找到我了呢,他会和我聊些什么呢?小鹿一闭上眼睛就开始想这些问题。过了许久才迷迷糊糊睡着,早上起来,一照镜子,脸色差得吓人,天哪,怎么去见人?于是做了一张补水面膜和眼贴膜,化了点淡妆,看上去才好些。

徐嘉铭把小鹿约在了干锅居,是一个吃鸡的好地方,徐嘉铭的口味没变。小鹿走出校门的时候,徐嘉铭发短信给她说已经到了,不过叮嘱她别着急,他先看看菜单。小鹿连奔带跑总算在约定时间前五分钟到了,她知道,搞技术的男生很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,她不想给他留下坏印象。

如果是在大街上遇见,小鹿一定认不出徐嘉铭了。他已经褪去了小男生的模样,整个人长开了,是个大男孩了,黑了,也瘦了,脸部轮廓很分明,皮肤比以前粗糙了一些,估计是北方的气候不好,可还是很帅,而且很有绅士风度,会主动为小鹿拉开椅子、倒饮料、盛汤,小鹿打心底喜欢这样的男孩,和他的眼睛四目相对,小鹿还是有脸红心跳的感觉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?”小鹿终于忍不住问。

“你们班不是也有人考上Q大了么?”

噢,想起来了,就是那个问小鹿有没有120斤的家伙,外号小胖子,其实一点也不胖。小鹿在校友录上留过手机号码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徐嘉铭会想起来联系她。

“我直研了,这次到上海的一家汽车公司锻炼两个星期,小胖子让我代他向你问好。”徐嘉铭不紧不慢说。

“我很久没有见他了,不晓得他有没有成为名副其实的小胖子呢?”

“他学习挺刻苦的,长胖基本无望,况且他自己也说了,在没有找到女朋友之前,绝不容许自己发胖。”

有了小胖子这个话题,小鹿和徐嘉铭的尴尬紧张气氛总算有所缓解。小鹿问,小胖子有没有女朋友,是不是高高瘦瘦类型的。徐嘉铭说没有,他和小胖子至今都是单身,因为Q大的女生实在少得可怜。他还饶有兴致讲了一个笑话,他说某天,他和小胖子在食堂排队买砂锅,用餐高峰期间人很多,队伍很长,突然有个女生跑过来问,买砂锅是不是要男女分开排队。徐嘉铭和小胖子当时差点笑岔气,回头看,排队的都是男生,难怪会让女生误会。足以可见,Q大的男生是何其多,女生是何其紧缺。

小鹿扑哧笑了出来。

“可是我们学校当年有那么多女生仰慕你,我就不信上了大学,没有女生主动追求你。”小鹿很想知道徐嘉铭的情感生活,一半是八卦,一半是……

“或许是因为太专注学习了,忽略了其他的东西,打篮球、搞乐队的时间也很少,所以我挺怀念高中生活的。”徐嘉铭的言语间流露出了些许无奈和感伤。

和他面对面坐着聊天,对以前的小鹿来说是奢望,现在突然成为了现实。可是,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回到高考过后的那年夏天,该有多好?

周签了一家外企,还没正式毕业,就被老板叫去工作,而最近更是被派到日本出差两个星期。周的长途电话每晚都会准时在九点打来,和徐嘉铭见面的事情,小鹿没有告诉周。从前,小鹿总是事无巨细向周汇报每天的生活,比如早上几点起床、中午吃了什么,做了怎样的一个噩梦等等。这一次,是刻意隐瞒。

徐嘉铭每天来陪她吃晚饭。他说,他爸妈去香港旅行了,留下他一个人,没人管没人理,一个人吃饭太没劲,人多了才有胃口。他知道小鹿一直把自己关在寝室里上网、看书,饿了就吃泡面时,教训她,怎么可以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呢?

“怎么可以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呢?”这句话那样熟悉。周常常这样“呵斥”小鹿。每次和周闹别扭了,不开心了,小鹿不会大吵大闹,而是选择不吃东西,甚至不喝水来抗议,来表达自己的不满,这样一来,周就会自动败下阵来,他心疼小鹿的身体。他说,倘若将来两人结婚了,小鹿的身体就是他的财产之一,他不许小鹿提前透支。听上去有些霸道,可小鹿喜欢这样的霸道。

徐嘉铭每天下班后,从公司骑车到小鹿学校,然后带她出去吃晚饭,饭后散步时会去淘些影碟。因为两人渐渐熟悉了,便不再为去哪里吃伤脑筋,哪里都可以去吃,甚至是在简陋的小店里吃麻辣烫都会很开心。徐嘉铭和小鹿都不挑食,所以吃得很爽快,火锅、川菜、湘菜、杭州菜、鸡、麻辣烫、米粉、拉面,他们都一起吃过。徐嘉铭坚持他请,可小鹿不肯,毕竟他也还没工作、没收入,于是两人AA制。

“我们可以成为食友。”徐嘉铭在吃完牛肉拉面后说。

“嗯,是呀,可惜你在上海只能呆两个星期。”小鹿不无惋惜。

“没关系,我寒假暑假都会回上海的。你先留意着哪里有好吃的,然后等我回来了喊我一声。”徐嘉铭忙不迭说。

“好呀,馋猫。”小鹿打趣,“以后一定要找个会做饭的女朋友噢。”

“那是最好了。”徐嘉铭接茬,“那你也要找个会做饭的男朋友。”

周是难得的会做饭并愿意做饭的男孩子,朋友们聚会的时候,常常是他下厨,并获得交口称赞。周说,小鹿有过敏性鼻炎,不能闻油烟,所以这辈子都不许她下厨房。但凡听见这番话的女生,都会羡慕小鹿,小鹿也曾经窃喜过,男朋友能干又体贴。可是为什么,在徐嘉铭面前,她一点都不想提及周呢?

那天,徐嘉铭约她在高中校园门口见面,说有很特别的事情。

高中毕业后,小鹿就没有再回过母校,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让她回去,而且,门卫管得严,根本就不让外人进去。小鹿没想到徐嘉铭会约她在这里见面。

“我们没穿校服,没有学生证,进不去的。”小鹿对徐嘉铭说。

“放心,有我呢。”徐嘉铭朝她挤了挤眼睛,胸有成竹的表情。

果然,徐嘉铭和门卫说了两句,门卫就笑眯眯地摆摆手让他们进去了。

“好神奇呀,你用什么买通他的?”小鹿好奇地问。

“呵呵,我好歹也算是这个学校的名人呀。”徐嘉铭说,有一些些小小的得意。

好像也是,高一那年的中秋节,据说徐嘉铭的抽屉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月饼,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仰慕他的女生送的,够他吃上几个月的了,据说他拿来招待全班同学了。

徐嘉铭和小鹿在校园里随意走走,夜色不错,很安静,这个时候同学们都还在上晚自修。学校的变化不大,只是绿化很好了,人工湖也开凿得更大了,道路更宽敞了。走到操场,徐嘉铭建议去升旗台上坐一会儿。徐嘉铭当过很多次光荣升旗手,那时小鹿是广播操队伍中的排头兵,一眼就能看到徐嘉铭,有敬佩也有羡慕。

“你知道吗?我高中三年一直有个愿望,那就是当一回光荣升旗手。”小鹿坐在高一级的台阶上说,“可三年来,我表现平平,哪轮得到呀。”

“呵呵,早点认识我,我就让给你一回。”徐嘉铭望着她说,昏暗的路灯的映照下,小鹿呈现出柔和的美,怎么以前就没在意学校里有这样一个女生呢?

小鹿看着徐嘉铭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两块小方蛋糕,蓝莓口味和巧克力口味的。

“今天是我生日。”徐嘉铭说。

如果早知道,小鹿一定会精心挑选礼物,一定。可是现在突然知道他生日,一点准备都没有,怎么办呢?她翻开自己的包,里面除了几包餐巾纸和一个化妆包,没什么可以送人的,再看看自己的手机,上面挂满了丁丁当当的小东西,前几天新买的一个粉红色关节会动的小熊是她的最爱,她把它解下来,然后问徐嘉铭讨来手机,挂在上面。

“小小礼物,别笑我寒酸。”小鹿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呵呵,其实有人陪我过生日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。”

小鹿把每块蛋糕分成两份,这样两个人就能同时吃到两种口味了。坐在操场上,吃着蛋糕,看着身边的人,小鹿感慨,时间过得这么快,转眼离开高中已经有四年了。纯真的年代早已远去,可是为什么此刻的自己又找到了当年的一丝感觉呢?

走出校园时,徐嘉铭顺势拉起了小鹿的手,小鹿没有挣脱,任由他牵着,如果不是夜色凝重,徐嘉铭应该能看见小鹿面红耳赤的模样。

小鹿回到宿舍时,已经过了十点,而周的长途电话一直是九点打来的。她再看自己的手机,因为设置了静音,好多电话都没听到,肯定是周打来的,他一定着急坏了。她打开电脑,上网收信,看见周的MAIL,他说今天是他们认识的三周年纪念日,希望以后每年的今天都能陪在她身边。

这一晚,小鹿又失眠了。

小鹿宁愿小胖子没有告诉她,徐嘉铭的女朋友一直在找他。

在网上偶然遇见小胖子,其实以前都不说话的,但是因为徐嘉铭的缘故,小鹿主动找他搭话,想多打探些徐嘉铭在北京的情况,这才知道,原来徐嘉铭到上海后,用了另一张SIM卡,他女朋友找不到他了,他也一直不主动去联系人家,人家都快急疯了。小胖子再三关照小鹿,如果遇见徐嘉铭,请一定让他打个电话给女朋友。

也不知道怎么和小胖子说再见的,小鹿的心像被撕裂了一样,疼,就是疼。徐嘉铭有一个同样相处了三年的女朋友,感情很稳定,商量好了读完硕士一起出国。可是为什么他要刻意隐瞒呢?而且,小胖子说,小鹿的手机号码是徐嘉铭主动要去的,不知道为什么。

小鹿发了条短信给徐嘉铭,让他去联系他女朋友,然后她连着几天关了手机,参加了班长组织的毕业旅行。行程安排得很满,小鹿白天没有时间胡思乱想,可是一到晚上就失眠,而且她不能听到怀旧歌曲,一听就会落泪。因为毕业在即,大家都有伤感情绪,他们以为小鹿的情绪更浓烈些,便没在意。只有小鹿知道,她的情绪从何而来。

从南京回来,开了手机,发现徐嘉铭的短信一条接着一条。他说,他写了MAIL给她,请在看完MAIL后务必联系他。他是要解释什么呢?小鹿想了很久,鼠标轻轻一点,点开了徐嘉铭的信。他说,前些日子整理旧物,发现了一张卡片,是小鹿写给他的,约他在毕业典礼后的第二天早上去肯德基吃东西。他又说,当时收到卡片后就夹在同学录里了,本来想着要准时赴约的,可是那天晚上,从小最疼爱他的外婆去世了,他们一家连夜赶到郊区的外婆家。于是他失约了,因为小鹿没有留下任何方式,他无法告知她。事后,他也就忘记了,毕竟之前他曾收到过很多女生的邀请,就不是那么在意了。后来,他上了大学,谈了女朋友,这张卡片更是抛掷脑后了。如果不是因为长大了,学会怀旧了,就不会整理旧物,如果不是整理旧物,他压根就不会翻到这张卡片,可是既然翻到了,心里难免会有波动,他上了高中的校友录,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去找,终于找到了写卡片的小鹿。看见小鹿抿嘴微笑的照片,他懊恼起来,这该是他喜欢的女孩子,可是他错过了那次约会。他结识小鹿,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。如果时光倒流,哪怕错过了约会,他也会通过各种途径找到小鹿。信末,他问小鹿,他还有资格去喜欢她吗?

小鹿问自己,她还有资格接受他的喜欢吗?

小鹿答应徐嘉铭,她一定准时赴约。四年前的约会,因为徐嘉铭外婆突然生病而错过,约会推迟到四年后的这天,时间依然是下午五点,地点依然是学校附近的肯德基。

小鹿回家,翻箱倒柜,找出高中时的校服,白色的衬衫、藏青色的短裙、黑色的娃娃鞋,穿在身上有些宽松,当年的小胖妞已经永远留在了过去。她穿上衣服出门时,老妈奇怪地看着她,她说同学聚会班长要求大家这么穿,她撒了谎,她几乎不对妈妈撒谎的。

三点,小鹿就已经到了学校,看门的老伯把小鹿当作假期补课的学生,放她进去了。小鹿其实很心虚,虽然穿着同样的校服,可是她已经没有光洁的额头,已经没有清澈的眼神,

她到底不是高中生了。

她在学校里面走,想起那时总爱看徐嘉铭跑步,头发甩起来的模样真好看,想起偷偷把卡片塞进信箱的瞬间,心跳的声音仿佛能清晰听到,想起和徐嘉铭在操场的看台上一起吃蛋糕,唇间似乎还留有甜蜜的滋味。

快到四点的时候,天气突然变阴了,哗啦啦就下起雨来。幸好带了遮阳伞,要不然暴雨倾盆,没一会儿就会全身湿透吧。想起有一次和周吵架,两人站在马路上,,仅仅是为了一个明星是否好看的问题,现在想来真是无聊,可当时却为这个发生了争执,谁都不肯让步。突然下雨了,周拖着小鹿去避雨,可是小鹿非要让他先道歉,周不肯,于是就在大雨中继续僵持。雨越下越大,周终于不管三七二十一扛起小鹿就走。当时马路上的行人都对他们行注目礼,小鹿真是羞死了。可是这一刻想来,内心温暖无比。

“我最喜欢吃鸡。”当年周的这句话让小鹿无法避免地陷入这场爱情,可是真正让她沉醉在这场爱情里的还是因为她是真的爱上了周。只有相爱,才会长久。

小鹿走出校园,拦了一辆出租车,对司机说:“去浦东机场。”昨天晚上周打电话过来说,他今天五点到浦东机场,给她买了很多好玩的小玩意,包括她喜欢的HELLO KITTY玩偶。

车上的收音机里响起一首歌,小鹿听了忍不住想落泪,是江美琪《那年的情书》:

回不去的那段相知相许美好
都在发黄的信纸上闪耀
那是青春诗句记号
莫怪读了心还会跳
你是否也还记得那一段美好
也许写给你的信早扔掉
这样才好曾少你的
你已在别处都得到

五点,徐嘉铭准时出现在学校附近的肯德基,他穿着高中时的校服,白色的衬衫,藏青色的裤子,还有黑色的凉鞋。衣服显得小了,他上大学后长高了不少。他站在门口,想在人群中找到小鹿。可是这一次,小鹿失约了。

时光不可以倒流,就算倒流,徐嘉铭也一定认不出小鹿,那时的她穿着大号的校服,头发乱糟糟,素面朝天,内心有小小的自卑。那是小鹿的遗憾,而不该是徐嘉铭的遗憾。

- THE END -

逍遥

7月04日20:39

最后修改:2023年7月4日
0

非特殊说明,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。